叶修己

【茨狗】初见(小甜饼一发完)



短小
大概是缺心眼茨和中二少年狗这样的设定




“挚友,挚友!你…你听说了吗?有个叫…叫黑晴明的家伙最近很是嚣张啊。”


大江山的妖物们对茨木满山头追着酒吞跑,嘴里喊着挚友挚友的情景见怪不怪,但是今天大江山二把手显得有些不太寻常——两颊通红,还抱着老大的葫芦不撒手。路过的小妖怪们纷纷驻足,痴汉的茨木不少见,喝醉的茨木可是不常见。


这边的醉鬼茨木仍在喋喋不休:“那个…个什么黑晴明,要我看就…就连挚友的一根手指头都比不上。”


“挚友是、是最强大的妖怪,是大江山的一把手,是、是我门全山头的骄傲,那个什么黑晴明居然想在搞事方…方面超过由挚友统领的大江山妖…妖物们,简直痴心妄想!”


“挚友是最厉害的!”醉醺醺的茨木说出了第一句咬字清晰的夸赞。


小妖怪们看着喝醉的 茨木和往常一般无二的花式吹吞,觉得甚是失望,渐渐的也就散去了。徒留死死抱着酒吞大腿的茨木和无助的鬼王大人尴尬地僵持在原地。


一开始,所有人都以为这不过是个和往常一般无二的清晨。


直到一个戴着丑陋面具的男妖打上山来。


山脚下巡逻放哨的天邪鬼赤是第一个发现那妖怪的,他刚想上前进行例行的询问排查,却没想到那陌生妖怪理都不理他,径直扑棱扑棱翅膀朝山顶飞去了。他愣了好一会儿,才想起要吹响外敌入侵的号角。


听到号角声的小妖们一个个都摆好了架势,这年头还敢闯进大江山的妖怪可是不多了,它们一个个摩拳擦掌,准备让这个不长眼睛、只身来到别人老巢的妖怪受点教训,可惜有着种族优势的妖怪将它们的防御视作无物,光明正大地从它们头顶飞过,等到其他会飞的妖怪赶来,那妖物早已不见了踪影。


天邪鬼赤哼哧哼哧爬到山顶,准备警示老大们有一个戴着奇丑无比的面具、长着翅膀的妖怪闯进大江山时,那男妖已经和两位老大打起来了。


那男妖一人对战两位战斗力极强的大妖怪,还丝毫不落下风,时不时扬起他的大翅膀,飞到两人头顶,冷不灵丁就是一下风袭,偏偏他飞的又快又高,茨木和酒吞怎么都攻击不到他。那妖怪好像带了个蝠翼,打伤了别人,自己还能回血,简直不要脸到了极点。


天邪鬼赤愤愤地想到。


最终,那妖怪一个大招撂倒了酒吞童子,又翩翩然飞起来。


“吾乃黑晴明大人之追随者、共同实现大义之伙伴,大天狗!”嗓音清冽,是个少年。


茨木当时唯一的想法就是——谁家中二熊孩子出来丢人?


但是等到大天狗终于落了地,他就有了对大天狗的第二个印象——果然是个中二少年,身高还不及他胸口。


大天狗施施然转向他,“汝便是大江山鬼将茨木童子吧,久仰大名。”他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,“就是汝说黑晴明大人不及汝挚友的一根指头的吧!”


“在黑晴明大人之处,想吾一样可以以一敌二打倒你们的不在少数,吾觉得是你的挚友不及黑晴明大人半分才对!”大天狗飞到了茨木面前,挑衅似的用扇子挑起了他的下颌。


茨木当即就火了,自己技不如人是事实,但这样诋毁他的挚友实在是太过分了!


大天狗仍在洋洋得意地嘲讽这大江山的一把手和二把手,茨木却乘着他靠近自己的时候,偷偷地———————“地狱鬼手!!!!”


一发入魂捏住了大天狗那恼人的翅膀。


现在得意的妖变成了茨木“你刚刚不是很能吗?不是说挚友连黑晴明半分都及不上吗?可我这不不敌挚友丝毫的人都能轻易将你抓住,你说,你的黑晴明大人要这么多想你一样弱的妖怪又有什么用呢?”


“你!卑鄙小人!”大天狗不住地在茨木的鬼手间挣扎着,可惜他抓得死紧,大天狗根本找不到逃脱的机会。


茨木看着他不断扭动挣扎着的身形,心里是特别舒坦。


“我老早就看你这臭兮兮的面具不顺眼了,你是太丑不敢见人还是…”茨木微微动动那巨大的食指,尖锐的指甲划开了大天狗后脑勺上用来固定的丝线,狰狞的面具应声而落,茨木刚想继续嘲讽,却不由得顿住了。


那是一张美丽的脸。


柔软的淡金发丝耷拉在额头上,柳眉下是一双凌厉的蓝色眼睛,高挺的鼻梁和紧抿的淡粉色薄唇。那不是像酒吞一样充满男性阳刚之气的美,也不像进贡来的女妖那样柔媚的美,那是一种茨木说不清、也想不明白,混杂着各种气息、独属于这个大妖怪的魅力。


强大、美丽。简直是为这只天狗量身打造的词汇。


就在茨木愣神的一刹那,大天狗抓住了机会,使出了吃奶的力气挣开了茨木的鬼手,然后立刻飞得高高的,直到飞到确保茨木的鬼手再怎么长也抓不到他的高度再才停止。


他提高了声音,冲着茨木远远地喊着:“汝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,我爱岩山之主,天狗族大妖,追随黑晴明大人之妖怪大天狗今天先不与汝计较,吾会记得今日之耻辱,来日再入大江山,新仇旧恨定要一齐向汝讨还!”


还没等茨木发声呛回去,大天狗就飘飘忽忽地飞走了,只留下一个踉跄的背影。


茨木看着地上的面具,又一次痴了,这样好看的脸,为何要戴上如此丑陋的面具?


罢了,反正他说了他会再来,等他下次来了再问他也不迟。







酒吞童子/天邪鬼赤:莫名不敢说话是怎么回事?莫名觉得自己很亮又是怎么回事?天啦,我是谁?我在哪?今天晚上吃什么?





两周后

茨木:那妖怪怎么还不来找茬?被我打怕了?不能把,瞅他那熊样也不像是会怂的那种人啊?不会是出什么意外了吧?不会真出什么事了吧?要不要去看看?

茨木:“挚友,我要出门一趟。”
“当然是去找黑晴明麻烦了,上次那天狗都打过来了,我们也因该去拜访拜访。”
“什么?当然只是去找茬儿的了,不然我还能干嘛?”
“即使你是我唯一的挚友,但这样诽谤我,我还是会生气的!”



酒吞:呵呵。



【完】



还有关于设定再啰嗦一句,文里大天狗伤害能回血,我记得18章大天狗带的是蝠翼来着,所以这篇就是蝠翼狗。




第一次发文,好紧张啊
有什么不对或者写的不好的地方请一定要告诉我啊。不是玻璃心,我写错什么请尽管吐槽,我一定会改的!
不知道自己文笔算不算幼稚,我真的好方啊。
希望你们不会嫌弃我💕